Jump to Navigation

创造中国历史(之七):一个拒绝抽象思维的民族

创造中国历史(之七):一个拒绝抽象思维的民族

——自从老子之后,中国人基本上丧失了会抽象思维的人

——所有拒绝抽象思维的人们都不可能理解老子及其《道德经》

——拒绝抽象思维的中国人丧失了“道”、“真理”、“规律”、“逻辑”

——拒绝抽象思维的中国人丧失了真正的理论思维

——拒绝抽象思维的中国人丧失了“讲理”的能力

——中国人为什么拒绝抽象思维

——自从“独尊儒术”和“尊孔读经”之后

——中国人就已经永远地丧失了抽象思维的能力了

——丧失了抽象思维的中国人

——即永远地丧失了发现“人人平等”真理的一切的可能

——没有真理,不讲理,中国人只能成为一群标准的傻瓜,一群标准的奴人

——翻遍中国所有的“古籍”,只有老子的《道德经》具有抽象思维

——而正是这本惟一的抽象思维的经典,中国人看不懂

黎 鸣

通观中国的历史,尤其阅读中国大量古代文献,我不能不非常惊讶地发现,我们中国人确实很早就已经丧失了抽象思维的能力了,或者说,中国人简直从来就不曾具有抽象思维的“器官”,应该说大自然是给予过中国人这种器官的,问题是,中国人自己把它们丢弃了。中国人是怎么丢弃了自己的抽象思维的器官的呢?

反顾中国的古代文献,我也几乎就只看到了在老子的《道德经》之中表现出来了抽象思维的能力,而除此之外,几乎就再也看不到具有抽象思维的其他的痕迹,尤其是在汉代的“独尊儒术”之后两千多年来的大量的历史文献之中,可以说一切具有抽象思维的痕迹的东西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了,这又特别表现在所有儒家文人们著述的大量的文献之中。正是因此,中国人长期以来,实际上即是一个完全丧失了“抽象思维能力”的民族了。而丧失了抽象思维的能力的民族,怎么可能形成自己的理论思维呢?很显然,理论思维的最重要的思维能力,即是抽象思维的能力。

完全可以得出结论,没有抽象思维,就是没有理论思维,所以,中国人永远产生不了自己的科学,永远产生不了奠基于科学的技术,产生不了奠基于科学技术的具有充分的自由美的艺术。中国人实际上早就已经是一个丧失了几乎一切方面理论思维的民族了。而完全丧失了理论思维的民族,就只能是一个准动物性民族,就只能是一个仅仅比动物高超一点点的“人形动物”民族。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得非常地感谢孔丘及其儒家历代的徒子徒孙们的“巨大的贡献”呀!!!孔儒们,请求你们立即退出中国的历史舞台吧!你们活在世界上也只能是一群毫无“人”的精神智慧的动物了。

事实上,通观中国的历史也不难发现,中国人号称具有五千年的“文明”,却在自己的“文明”的历史之中找不到一个真正有价值的理论的系统或体系。至于孔丘及其儒家的所谓的“学说”、“学术”、“教学”、“经典”,整个就是一堆毫无任何系统的完全无序的巨大的“垃圾”,一片巨大的“沙漠”,一口巨大的“酱缸”,乃至巨大的“臭水缸”。

中国人为什么没有抽象思维的能力,中国人为什么没有理论思维的能力,中国人为什么永远都不可能拥有自己的真正的科学技术,中国人为什么永远都不可能拥有自己的“平等、民主、自由”的“人”的“社会”,中国人为什么永远都不可能拥有自己的作为“人”的“信仰、知识、大爱”的“智慧”?等等等等等等,关于这一切的一切的问题,我的回答都非常非常地坚定:它们全都来自孔丘及其儒家的邪恶的“意识形态”对于所有的中国人的巨大的历史性的伤害。而所有的这些“伤害”的“第一件”,即是孔儒们邪恶的“意识形态”,彻底地摘除了中国人的“抽象思维”的“器官”,使得中国人几乎从出生之日开始,即已经丧失了作为“人”的最重要的“抽象思维”的器官和能力了。

可以认定,中国人的“尊孔读经”的全部历史,也就是中国人的全部都丧失了“抽象思维”的器官和能力的历史。翻遍孔儒们的所有的“经典”和“文献”,孔儒们没有显示出半点“抽象思维”的需求,自然也就更没有“抽象思维”的追求,一个连最起码的“抽象思维”的需求都没有的民族,他们怎么可能会使得自己具有“抽象思维”的能力呢?

说了半天,究竟什么是人类的“抽象思维”,中国人知道吗?现在的我的所有的中国的同胞们知道吗?你们知道吗?请求你们别不服气,我这就来告诉你们,并请求你们自己问一问自己,你们具有“抽象思维”的能力吗?

什么是人类的“思维”?

我的回答是,人类头脑之中种种“象”的自由地吸引、排斥、连接、分离、聚合,……,并不断地从无序走向有序的一个总的过程,这个总的过程即人类头脑之中内在的“思维”。它始终伴随着人的生命而存在着,并随着人的死亡而完结。

关于种种“象”的一个全息的分类是:形象与想象,实象与虚象,具象与抽象。从上述的关于“象”的全息分析之中,我们立即可以看到,中国人最擅长的是形象、实像和具象的思维,而有一点点想象思维,也有一点点虚象思维,但是却几乎绝对地没有抽象的思维。中国人之所以会愈来愈变得愚蠢的一个最最最最关键的问题,即出现在这里。而造成这种问题的最根本的历史的原因,即明显地在于孔丘及其儒家的“意识形态”的对于中国人的精神的“独霸”,也即它们对于中国人的思维的头脑的独霸的结果。

那么,什么是“抽象”的思维呢?

关于形象、实象、具象,甚至想象和虚象,人们都不难理解,因为中国“字”的意义就已经表达了它们的内涵,只有“抽”字,人们难以准确地把握。那么什么是“抽象”呢?简单地说,就是从有“象”之中不断地“抽”掉“象”,以至最后达到无“象”的一个过程。而这个从“有象”到“无象”的思维过程,我们即称之为“抽象的思维”。仅仅如此说,大家可能还难以获得真正的理解,下面,我们不妨举出一些大家都比较熟悉的例子来加以说明。

最通俗的例子,即关于宇宙物质的组成。物质的形象、实象、具象,乃至关于它们的想象和虚象,都能够在人们的生活经验之中获得相应的理解。例如基本上变化较小的山的形象,在历史上曾经生存过的某些动植物的(与时间密切相关的)实象,以及人们的经过多次镜面反射或折射的虚象,还有人类的尸体在解剖之中所显现的分层的具象,等等等等,那么究竟什么是物质的抽象呢?很明显,我们在上面说到的五种“象”,基本上全都能够经过人们的“视觉”获得某种感知,可是惟一不能被人们的视觉直接获得明确的感知的东西,恰恰就是物质的最后的“抽象”,它们是什么呢?

大家知道,西方人的“原子论”,即是明显的人类关于普遍“物质”的某种最后的“抽象”。在西方,这种所谓的“物质”的抽象并不是一次成功的,它们最初曾经过了具象的、想象的,乃至虚象的等等的不断地发展的过程。例如最早的一位古希腊哲人泰勒斯认为,一切物质均由水组成。请大家注意,在这里,水虽然是人们可以看得见的东西,但是如何由“水”来组成“物质”的过程,却是人们无法看见的,它只能是某种想象。后来,古希腊哲人又不断地进行想象,例如认为“物质”是由“汽”组成,以及由“火”组成,等等等等,最后,发展到了留基波的“原子论”。在“原子论之父”的留基波的眼睛里,原子是人类的视觉所看不见的东西,正是这种人类看不见的东西组成了所有的“物质”。我们可以看到,上面所谈到的关于“物质组成”的不断地思考的过程,其实也就是人类关于“物质”的抽象思维的过程和结果。这个过程到了今天更发展到了更小的原子核、质子、中子、电子,种种的基本粒子,以及最后的更基本的“夸克”等等。

总结上述的“抽象思维”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所谓的“抽象思维”,正是人类从认识对象的形象、实象、具象、想象、虚象,一直不断地“抽取”其中的“象”,直到人类无法利用自己的视觉直接看到的某种最高的“抽象”。这个“抽象”最后是什么?它可能就只是一个符号,或者一个数字,顺便说说,在物理学之中所形成的几乎所有的数学公式,全都可以认为是“抽象思维”的“产物”。这些符号,数字,公式等等,均具有人类赋予它们的某些组成“对象”的最基本的特征,或最基本的不变的关系。

我们可以发现,正是这种“抽象”的思维,给予了人类的某种最初的理论的“起点”,或者说“基本点”,它们很可能就是人们希望找到的“真理”的起源。事实上,人类关于物质的“原子论”的起源,关于生命的“基因密码”的起源,关于一切事物思考的“逻辑论”的起源,等等等等,全都只能按照“抽象思维”的方式去获得成功。简言之,有抽象思维,就有理论思维,就能够形成理论,就能够形成人类的“讲理”的生活的习惯。而相反,不懂得抽象思维的民族,就没有理论思维,就不可能形成理论,就不可能形成自己的“讲理”的生活的习惯。

很显然,我在前面的文章之中已经多次地谈到,孔丘及其儒家给予中国人的东西是“礼”,是《周礼》的“礼乐”的“礼”,是浸透了“天命论、宗法论、血统论、人治论、极权论、专制论”的“礼学”、“礼教”、“礼仪”、“礼数”。说白了,中国人两千多年所形成的固若金汤的“习惯”是“讲礼”的习惯,而绝对地不是“讲理”的习惯。中国人的“礼”是什么?是仅仅由上层的少数人组成的统治者,按照自身的利益所制订的关于天下(社会)之中人与人之间的种种(言、行、思的)关系的某种制度性的规定。这些规定的东西,全都只能是非常“具象”的东西,它们根本就不可能会具有任何的“抽象”的可能,也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抽象”的要求,甚至也没有任何“想象”的需要,而完全都只能以暴力威胁的方式强行地要求人们服从。这里不仅没有“抽象”的思维,甚至也没有“想象”的思维,而惟一就只有“具象”的记忆,和按照记忆的服从地执行。中国人啦,孔丘及其儒家的“礼教”,在漫长的两千多年的历史之中,早就已经使得你们变成了不需要拥有任何思维的能力的动物群了。如此根本就不需要任何“思维”的动物性的中国人,它们怎么可能还能够让中国人具有“抽象思维”的能力呢?他们惟一只需要有最基本的记忆能力就足可以了,而根本就不需要有理解力,也更不需要有抽象的创造力。

中国人的大量历史的记录,也足可以证明这一点。请问所有中国的文人们,你们在中国的大量儒家的文献之中能够发现任何的“抽象思维”的痕迹么?他们的抽象的结果又是什么呢?我可以告诉我亲爱的同胞们,翻遍中国所有的古籍文献,我也只能发现,只有两个人曾经具有非常丰富的“抽象”的思维,他们即是伏羲和老子。伏羲的“抽象思维”的结果,即是他的“八卦”和“六十四卦”的符号,老子的“抽象思维”的结果,即是他在《道德经》之中已经成为了非常完整的理论系统的众多的“抽象”的概念,以及这些概念之间的大量非常富有逻辑性的关系的描述。

正是因为伏羲和老子的成就是“抽象”的产物,所以,长期以来的中国的儒家的文人们,根本就没有能力真正看懂它们。为什么?因为他们绝对地缺乏“抽象思维”的能力,从而也绝对地缺乏“抽象”的理解的能力。我可以告诉我亲爱的同胞们,如果不能对于老子的《道德经》进行“抽象”的思维和理解,你们就将绝对不可能真正懂得老子在《道德经》之中所表达的伟大思想的成就和价值。

丧失了抽象思维能力的中国人不仅丧失了创立人类自然科学的可能,也同样丧失了创立社会科学的可能,自然也同样丧失了创立心灵科学的可能,甚至中国人白活了两千多年,连一个像样的理论系统都不曾拥有过,惟一一个有一点像理论系统的“阴阳五行”的“中医中药学”,事实上也早就已经丧失了“理论”的逻辑发展的可能性了。其中,最关键的是“五行”的问题。“五行”不是逻辑,而且还更反逻辑,丧失了真正逻辑的生命进化的可能性。完全可以断言,如果没有西方文化的进入,中国人事实上早就已经丧失了人类文明进化的真正生命的动力了,这个生命的动力是什么?即是抽象思维的逻辑的生命力。中国人丧失了抽象思维的能力,实际上即是丧失了人类文明进化的生命力。如果今天的中国人还不能认识到这一点,中国人的生命就还将继续“白活”下去,直到这个民族的自然的消亡,或索性被其他民族强行地消灭。

我要再次强调地告诉我亲爱的同胞们,造成这所有一切民族的灾难性的根源,正就是被“独尊”了两千多年的孔丘及其儒家的极其腐朽的“礼学”、“礼教”、“礼数”等等等等一手所造成的。也正就是这个极其腐朽的原因,使得中国人永远都不可能真正认识到“人人平等”的对于人类文明的生命性的关键的价值。而永远都认识不到“人人平等”的文明价值的中国人,也就只能成为动物性的民族,而根本就不可能是具有真正“人”性的民族。

对于我亲爱的同胞们,尤其是对于那些始终抱着孔儒的大腿不放的我的愚蠢的中国同胞们,我真是强烈地感到某种“恨铁不成钢”的巨大的遗憾,他们的头脑已经被孔儒愚弄得傻得不可能再傻了,可是他们还依然要“尊孔”,而且至死不渝。如果这种状态再保持一百年,中国人就真是彻底地完蛋了,没有了一切的希望了。一个始终都丧失了抽象思维能力的民族,他们还能有什么样的希望呢?(2012,1,21.)

来源: http://blog.163.com/liming1944@126/blog/static/88793772012110113217845/?wenhua

Category:

添加新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CAPTCHA
This question is for testing whether or not you are a human visitor and to prevent automated spam submissions.
Image CAPTCHA
Enter the characters shown in the image.


Main menu 2

Book | by Dr. Radut